青浦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王爷在上臣妾有礼

发布时间:2019-06-19 23:01:42 编辑:笔名

  对于很多友来说,古风故事都是伴随着大王,臣妾这样的词语出现的,当然也少了什么宫廷斗争,当然了,其故事曲折等等方面都是极具特色的,今天也要为大家推荐一篇关于这一的文章,感兴趣的别错过了,欢迎品鉴!

  她抬起首,一双眸子里温情脉脉,双臂环住他的颈项,在他耳畔绵绵絮语:“亲爱的王爷,若是可以,我会倾尽所有诅咒你无伤无痛一世无忧!”

  ——题记

  壹

  ——“姐姐,王爷夸妾身的琴弹的甚好呢……”

  ——“姐姐,王爷夸奴家的舞技甚为精湛呢……”

  ——“姐姐,王爷又赠了奴家许多珠宝呢……”

  ——“姐姐,王爷昨晚好生威猛呢……”

  ……

  季未然自来了这潋王府,诸如此类言语每日在她耳畔轰炸个不停。起初是眼观鼻鼻观心地静观其变,三日后,在这群莺莺燕燕中,她柔婉清亮的嗓音震惊了全场。

  “阿雪,把她们都毒哑了,本妃近日身子不爽利不喜聒噪。”

  良久的静默。

  潋王府的姬妾们尚沉浸在互相攀比炫耀中,被这一句声音并不大的喝令唬得面皮发白。为首的艳色姬妾望着她目露惊诧,刚欲启口又闻一句:“还不动手?莫非要本妃亲自动手?”季未然瞟了她们一眼,轻柔地抱起蹭至脚边的碧眼波斯猫转身离去,留下怔楞在原地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姬妾们面面相觑。

  蔷薇小筑。

  季未然靠坐在秋千上怀抱着波斯猫阖目沉思,清风拂过,一片花瓣正好落在了她的眉心。丫鬟阿雪从侧面看过去,忽觉她美得惊心动魄。这种美既非闭月羞花,又非倾国倾城,而是一种沉静婉约,既似雨后新湖,又似月下疏影。

  算算日子,她嫁入王府已有一个月了吧,至今见到潋王爷的次数不超过五次,每次说的话不超过五句,相比之下倒是他的姬妾们热情多了。在来天祈王朝之前,早有耳闻这位潋王爷的风流作风,仍执意要嫁给他。良禽择木而栖,既然自古以来的政治联姻并无多少真情可言,那么风流王孙会是她的选择。

  一切皆在她意料之内。翌日,沈塑怒气冲冲地闯入蔷薇小筑。

  “爱妃不该给本王一个交待么?”

  一道威严的声音落定,她款款步出庭院恭迎安在,见他鹰隼般的目光射向自己,不由地打了个激灵。她暗暗地笑了,细觑着锦绣华服下的纤纤玉手,思及自己从未动手但死在这双手下的孤魂已有好几个了,如今不过毒哑他的姬妾们几日而已,随即展颜柔柔一叹:“王爷难得来臣妾这儿,今日只是来问罪么?王爷可不知臣妾心里对您挂念得紧呢。”

  探究的目光细细打量着,沈塑饶有兴致地瞧着她的娇柔模样,嘴角扯了个弧度。“本王怎不知爱妃竟这般思念本王?”

  季未然低首故作羞涩道:“王爷日理万机,无暇顾及臣妾,自是不会知晓。”

  闻及此,沈塑上前伸手抚了抚她的脸,在她耳畔暧昧轻语:“本王今夜便来感知一下爱妃的心意如何?”言讫,沈塑取得解药后在她身上吃了会儿豆腐才离去。

  贰

  下午,她传了阿雪请人备浴桶,如往常一般加入少许花瓣、玫瑰油,在屋里点上香炉,放下金纱帐。

  坐在浴桶里,用花瓣轻拭过肩上皮肤,思绪渐渐飘远。那一日,她在新房里坐了整整一夜直至身体发麻,翌日清晨丫鬟来报王爷昨夜宿在了玉姬那里,她听后只微微颔首。之后,王府中人开始怠慢她,刻薄的话语接连传至耳里,她仅是静静地听着,并不多话。

  “爱妃……”一双略带粗糙的大手伸向了她的肩头,触手的温润滑腻让来者心头一跳。“本王从前怎未发现,爱妃竟如此诱惑。”

  沈塑的双手流连在她的颈项与背部,弄得她有些痒。她轻笑一声,从浴桶里站起,转过身来与他直直对视。浓墨般的青丝一直垂至腰际,正好盖住了前胸与后背。她抬起双臂勾在沈塑颈项,媚笑一声:“王爷可是后悔洞房花烛夜未能圆满?如今……亦不算迟……”

  幽幽的花香透过皮肤直钻入鼻腔内,沈塑望着眼前这个活色生香的尤物,竟有点意乱情迷,看向她的眼神渐渐炽热起来。“爱妃这是在主动求欢么?那么……本王便……”不待话完,她的腰身被一把捞过紧紧贴向对面胸膛。不顾还在滴水的发梢,两具火热的身躯缠绵了好一会儿沈塑才将她打横抱起,快速步向内室。

  纱帐落,檀香燃,室内一片旖旎之色。

  ——“爱妃,你这勾人的小妖精!”

  ——“王爷,您温柔一点~~~”

  早便知晓这一日的来临,亲历时还会有些不适。在这处处危机四伏的王府内,不值钱的便是身子,今日获得宠爱,或许明日便可弃之如敝履。若想依仗于这个权势男人,首先得把自己交出去,何况如今尚未得到他的宠爱。她想,即便不能得到无上荣宠,也要守住她在王府的地位。

  在这王府里,姬妾们各个伸长了耳朵探听八卦,翌日一早王妃被宠幸了这件事如闪电般扩散开来。自毒哑事件后姬妾们渐渐警惕起来,但凡事总有个例外。

  “阿雪,她都说了些什么?”季未然坐在椅子上神情惬意地饮茶。

  “王妃,玉姬她……奴婢不敢说……”闻及此,阿雪因恐惧而哆嗦着身子,只差没跪下来。

  “说吧。”季未然摆弄着猩红如血的蔻丹,面上神色未明。

  随即,阿雪战战兢兢地娓娓道来。那一日,玉姬梳洗妆毕去了踏雪阁,得知王爷去了蔷薇小筑后当即回菡萏坊里开始破口大骂。

  “一个不受宠的公主,貌若无盐也就罢了,偏学那狐媚子没脸没皮地爬上王爷的床……身无技艺只会使毒,王爷明珠蒙尘才会要她……”

  “貌若无盐?狐媚子?只会使毒?”听闻此,季未然一口水含在嘴里几乎要喷出来。“这个玉姬委实有趣,夸的本王妃面红心跳的……”

  如今,王府内受宠的便是玉姬,其人生得娇媚但性子泼辣,平日里仗着王爷的宠爱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季未然自听了玉姬骂人的话后便兴致盎然地等着即将发生的好戏,而事实上玉姬也并未让她失望。

  叁

  这一日,沈塑于书房遇刺,当侍卫追赶刺客时在后花园内窥见了这一幕:草丛里,玉姬正衣衫不整地从一名侍卫身上爬起来……

  沈塑得知后十分震怒,当即传了二人于前厅问话。玉姬跪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宣称自己毫不知情。原本此事众所目睹证据确凿,可事实却是玉姬早已被人下了迷魂药。在太医查出玉姬每日所用的玉露生肌膏内混入了九生丸后,她顿时傻了眼。

  “是……瑶姬!”玉姬眸子里瞬间死灰,随即又换上了绝望之色。她忆起了另一件事,可她不知这件事才是她永不得翻身的引子。

  很快,瑶姬的阴谋被揭穿,因了沈塑念着旧情,她只是被打回原形连同那个侍卫一起被赶出了府。也因了在此事上季未然为玉姬求情,玉姬对季未然减少了敌意。

  一夜之间,王府内天翻地覆。瑶姬被逐出府,玉姬收敛了从前高傲的不可一世的性子。不知这些对其他姬妾们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又萌发了一颗危险的种子?

  在这人心惶惶的日子里,沈塑被王上派去出使乌苏国了。

  玉姬进来时,季未然正坐在椅子上逗弄波斯猫。她虽未抬一下眼皮,却感觉玉姬身上已没了那份凌厉气势,直至玉姬跪在她面前时,她才惊讶地望向玉姬。

  “季姐姐,救救妾身吧!只要您救了妾身,妾身今后万事都听您的。”

  “哦?王爷那个靠山靠不住了,这才找到这儿来了?你可想清楚了,本妃一个不受宠的大燕公主,在这天祈无权无势,在这府内更是做不了主,怎劳烦你来投靠?”

  “季姐姐……”玉姬面露惊惧,伏地磕头。“妾身犯了重罪……那日是妾身将那刺客引了进来,未料到他冲着王爷去了,若知如此借我十个胆子也做不出此等事啊……”

  季未然见玉姬满脸泪水,看向她的瞳眸里仅剩怜悯。“先起来吧。一直觉得你是个聪明人,可自作聪明更显蠢钝,连做了他人的棋子都不知!自领重罚吧!”

  玉姬苍白着脸色,倏而灵光一闪,当即回了宅院自此闭户不出。

  一个月后,萱姬被发现晕倒在屋内,之后太医来访诊出了三个月的喜脉。这一消息,刹那间惊动了整个王府,季未然作为王妃亲探萱姬时却发现她正躲于屋内偷偷抹泪。

  “姐姐,妾身心里害怕得紧。这王府里一旦谁先有了身孕,必会成为众矢之的,怕是到时我们母子倆的性命都难保……”

  “还是不肯说出真相么?”季未然联想着从玉姬、瑶姬那儿听来的消息,感觉某个节骨眼上不对可又说不出缘由,只得阴狠狠地盯着萱姬企图从她瞳眸里一探虚实。

  “妾身不知姐姐在说什么。”萱姬停止了抽泣,瞪大了双瞳望着季未然。

  “萱妹妹不知,那本妃来告诉你。”季未然看着她笑了。“那日于玉姬屋里搜出的玉露生肌膏是你给瑶姬的,而那刺客也是你通知玉姬的!从本妃日进府就未曾见到你,之后特意查了你的资料才发现你与玉姬、瑶姬乃同期进府且平日里过从甚密。但从她们对你的恭敬态度来看,凭你一个舞姬的身份能做到这样么?”说到这里,季未然拾起萱姬一只皓腕细细打量。“瞧这一只纤纤玉手,若非养尊处优不会生得这般好看吧。能够制出玉露生肌膏,还能做出王爷喜爱的点心,主要是连我看了难免也会心动,更何况是王爷。娄月国慕萱公主,你说呢?”

  听到“慕萱公主”四个字,萱姬神情瞬间凝滞,瞳眸里划过稍纵即逝的恨意,随即沉声问道:“既然王妃姐姐都已知晓,那么,打算如何处置妾身?”

  “如今你怀有王爷子嗣,本王妃不但不会处置你,还会好生护着你直到王爷归来。”

  肆

  阿雪甚为不解季未然的这番举措,只有季未然自己知晓“娄月国”这三个字乃天祈王朝的禁忌。萱姬,一个被天祈灭国的亡国公主,入了天祈做了舞姬,之后又混进潋王府成了姬妾,这其中必有目的。如今,萱姬有了王爷的个子嗣,背后多少双眼睛盯着呢,她只需静观其变就好。

  之后的日子平静如水,直至沈塑回国府里才重新有了生气,而在他回归的同时却带回了一位柠姝郡主。

  当今天下,三国鼎立。天祁兵力强盛,乌苏物产富饶,大燕土地辽阔,三国各有优劣,互相牵制。近年来,三国为抢夺兵家阵地,战乱频繁,边境常有流民冒犯,百姓生活困苦不堪。沈塑秘密出使乌苏国,带去了五千精兵,与乌苏国王签订了三年和平相处条约。与此同时,乌苏国王将国内貌美的柠姝郡主当作礼物送给了沈塑。

  “除了王妃之位,本王都可答应你!”

  “王爷……”

  不顾身后人的呼唤,沈塑甩袖步出屋子,朝着蔷薇小筑行去。

  “本王不在的这段日子里,爱妃有没有想本王?嗯?”沈塑抚摸着季未然脊背,在她颈项间轻嗅,手指轻滑,抚过酥胸,停留。

  季未然但笑不语,偏首躲过沈塑的偷袭,却难逃他扑过来的禄山之爪,不一会儿两人已歪倒在榻上成了一团。“王爷打算如何安置柠姝郡主?”

  闻及此,沈塑瞬间失了调戏的兴致,握住季未然柔荑道:“本王会以侧妃之位迎娶她,而王妃之位只会是爱妃你的。”随即,想到了什么,又道:“听说爱妃细心照料着本王的萱姬,又处罚了玉姬?

  “哎,什么都瞒不过王爷,王爷身在他国消息还如此灵通。”

  “本王关注爱妃嘛!知我者爱妃也。你说,你为本王做了这些,本王该如何奖赏你?就赏本王今晚好好疼你如何?”

  夜静如斯。帐内,两个躯体唇齿相偎,舔舐,啮咬,围拢,切近,迫不及待,若即若离。她欲逃,他猛追,抵死缠绵,互相索取。

  “爱妃。”

  “臣妾在。”

  “在这府里,本王希望还可以信你。信了你,不要骗本王。”

  “臣妾记住了。”

  起床后,季未然散着长发坐在菱花镜前,沈塑站在她身后手执梳篦从头顶缓缓滑下。

  “爱妃这一头乌发很好看,若是换个发髻会更好。”言讫,沈塑拿着梳篦的手灵巧地将季未然的长发绾了个望仙髻。

  季未然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甚为惊喜。

  “臣妾未曾料到王爷的手比臣妾还要巧。”

  “本王听说平民百姓家的相公会给娘子描眉簪发,这个发髻本王也是学了很久的……”

  季未然的心一沉。相公么?

  两周后,沈塑以侧妃之位风光迎娶柠姝郡主,大家都在猜测这位侧妃能荣宠多久。那一日,府中众人齐齐恭贺王爷大喜之时,姬妾们纷纷献上了贺礼,唯独季未然不动声色。大家寻思着,这王爷心思难猜,王妃的心思更是难测。可即便如此,谁也不敢多话。

  也便是那一日,季未然望见阳光从树叶中漏了下来,洒在沈塑脸上,让他的脸染了点点金色。他哈哈一笑,回首望了她一眼,却将嘴凑近姝侧妃耳边,不知在她耳边嘀咕了句什么,让她耳根一红,娇羞不已。之后几日,每每从后院经过,总能见到沈塑揽着身边如花美貌的姝侧妃娇嗔软语。

  眼里满是灿烂耀目的花海,梅花枝头俏,人面映桃花,他们立于满园花色之中,那么的和谐静好,那便是她永远也无法融入的场景。

  伍

  自从有了姝侧妃,沈塑便似是有意避开季未然,不再踏入蔷薇小筑,连用膳也要才来。姬妾们都看得清楚,沈塑又恢复到了那个不问世事、醉倒花丛的风流王孙。

  一个月过去了,萱姬害喜的厉害,每日里汤汤水水不离。脸庞圆润了起来,腰肢也渐渐粗了一圈。她萱姬百般算计,未能算到自个儿会有了身孕,而这孩子父亲正是沈塑王爷,一时间变得五味杂陈。

  据府内小侍所报,王爷每晚留在姝侧妃房内不过酉时,尚未与其有过同房之举。很快,这一消息如惊涛骇浪般席卷了整个王府。

  这会儿,季未然正在美人榻上小憩,听闻此等消息并未有丝毫惊诧。她眉眼弯弯一笑,起身出了后院。

  过几日便是沈塑的寿辰,府里头布置的渐渐热闹起来。长廊上悬挂上了镶有白玉的六方影纱宫灯,上绘水墨山水,夜晚点燃脂烛,烛影透于绡纱之上,美不盛收。

  除了后花园的百花被反季节催熟盛开之外,演练场的百戏台子也搭建了起来,这样一个盛大的寿宴,当真花尽了所有的心思,沈塑使人在府内扎戏台,摆家宴,邀皇亲国戚与百官恭贺寿辰。

  府内的姬妾们都跃跃欲试,掏空了心思准备在寿宴上各展风姿,娇宠无限的姝侧妃则会着凤展玉衣,在弦上闻乐而舞。

  当夜,季未然尚不知她与阿雪的一番对话尽数落入候在院外的一人耳里。

  季未然对着菱花镜前细细打量,未曾发觉身后冒出一只手将案上的白玉钗插入她的发髻。她连忙起身欲行礼又被一双大手按下。

  “爱妃,真真端的是粉腮嫣红,人比花娇。”

  “王爷……”

  “爱妃,今儿个趁此良辰美景,我们只谈风月,可好?”

  不待季未然回答,沈塑一把拉过她扯入膛前,一只手把玩着她的墨发。屋内,烛泪尽,榻上的二人依旧在低声耳语。

  陆

  百戏台子已然搭好,朝中重臣凡获了邀请的都已入席,皇室众人与一干姬妾都坐于南席之上,与朝臣相隔甚远,中间更有帘子隔开,有内侍守着。除府内常有的节目之外,邻国皆有使者派至,除送寿礼之外,更是带来不少各国戏耍节目助兴,更引得众人高声喝彩,加上沈塑趁兴不断地颁下赏赐,引得下座众人渐渐除却了拘谨之色,欢笑窃语起来。

  不知何时,众人屏住呼吸凝视台上,只见姝侧妃着凤展玉衣在空中架起的弓弦之上来回飞舞,如凤翔九天。

  台下人看的呆了,眼神暧昧地瞥向沈塑,艳羡嫉妒至极。姝侧妃则脚尖轻点,一个回旋转身,跃下弓弦,向众人颔首致敬。这会儿,台上礼炮同鸣,在空中炸开了花,一波波地恭贺声赞叹声盖过了礼乐声……

  寿宴仍在继续,中途,萱姬因小腹阵痛由丫鬟陪同离席。之后,后院便传出刺客被捉,其余同党皆被缚的消息。待沈塑赶至时,后院早已血流成河,白骨成堆。早在开宴之前,沈塑便下令将王府封锁,所有出口围堵的水泄不通,禁止有一人一畜出入,如此一来便真真成了瓮中捉鳖。

  宴毕。

  萱姬拖着沉重的身子跪在堂内一言不发,此时双手骨节泛白,直至裙子下渗出了血迹才倒下,而被捉拿的娄月国的旧臣们则通通服毒自尽。之后,沈塑将娄月事件上报给朝廷,除却了萱姬一事。其中,玉姬鬼迷心窍,听从了萱姬事成之后的许诺因而为她通风报信,见东窗事发逃脱不掉,得了失心疯。

  事至此,娄月风波才算停歇。

  自此之后,沈塑鲜少出入姬妾们的别院,人也变得寡欲少言。萱姬已死,尚未出世的世子成了这场阴谋的牺牲品。

  季未然心中一紧,不知自己将要面临的处罚又会如何。

  柒

  季未然依旧记得萱姬临死前的眼神,有着欲言又止的意味却又偏偏碍于什么不便道明,只得在房内独自叹息。

  翌日,季未然的碧眼波斯猫被安在下令剥皮处死,缘由是抓伤了姝侧妃。

  蔷薇小筑。

  “爱妃,本王是否要感谢你为本王除去了背叛者?这样,你便可高枕无忧了,嗯?”房内,沈塑扼住季未然的下颌,逼其与自己平视。

  季未然被这一呵斥,只觉下颌传来一阵剧痛,抬眼瞧见沈塑眸中闪现徐徐怒火。“臣妾……臣妾不知……”

  “本王的好爱妃,你不知,那么本王便来告诉你。玉姬通风报信的事是你怂恿的,萱姬对外联络怕是也有你的帮忙吧。这一石二鸟之计做得好啊,连本王也要差点被蒙混过去……”

  言讫,沈塑一甩胳膊,季未然的身子被重重摔至地上,左手被地面擦出了点点血迹。

  “王妃!”屋外阿雪一声惊呼,接着跪在地上为季未然求饶。

  “阿雪,给我看好王妃,不许她踏出此院门一步!”

  季未然遥望着沈塑甩袖离去的背影,咬紧牙关默默忍受着手心传来的疼痛。阿雪上前连忙扶起她,找来水和纱布为她包扎起来。

  “王妃,王爷不该这么对您的……”

  “住口!王爷的决定岂由得你来插嘴?!”

  ……

  深夜,沈塑来探时,季未然已在榻上酣眠。半睡半醒之间,她感觉一双手抚过她的脸颊,从被子里拾起她受伤的左手细细摩挲,而后为她细细掖好被角。

  一声轻叹。

  “本王亦不知在那件事来临之前可否护你周全……”

  王妃被禁足后,姬妾们一时乱了方寸,纷纷倒戈姝侧妃。姝侧妃倒也是个聪明人,未做出什么有损皇家颜面之事。

  季未然记得姝侧妃望向自己时,眼中的恨意那么明显。她不过是赠了姝侧妃一支进贡的香膏,搽之可肌体生香。偏偏姝侧妃将此物转赠于院中侍婢,使得在他们成亲的当晚,沈塑宠幸了她的侍婢。

  捌

  在季未然被禁足的三个月内,天祁发生了两件大事。件事,乌苏爽约来犯,天祁以五千军士大败乌苏国,乌苏国赔银十亿两,割让分地,并签署朝贡条约。这第二件事,大燕倒戈天祁,以天祁马首是瞻,天祁国王沈佑统一三国,正式称帝。

  三国统一对天祁内外是件大快人心之事,而潋王府内发生的另一件事自此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一日,阿雪急匆匆来报:“王妃,姝侧妃被王爷打包回国了!若是乌苏国发现她还是完璧之身,不知会怎样呢?还有,王爷已经撤了您的禁足令,今日起,您自由啦!”

  “她怎会无缘无故地被遣送回国?”

  “回王妃,是这样的。此事要从那日她在门外偷听说起……之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王爷一怒之下,将她贬为姬妾。王爷还查出,她乃乌苏国派来的细作,旨在毒杀潋王爷,引起两国恩怨……”阿雪这副幸灾乐祸的神情,惹得季未然扑哧一笑。

  阿雪见季未然展了笑颜,一时间有些征愣。“王妃,这样才好,您该多笑笑才是。”

  季未然突然忆起从前,有多久没有发自内心地笑了?

  “姝侧妃被遣送回国,你说,我该不该笑?”

  阿雪脸上笑意更深。“当真值得庆贺!姝侧妃这个贱人得意的太久了。王妃,看来王爷还是在乎您的!”

  季未然不忍揭破阿雪的希望,在这皇家宅院,哪里会有纯净的宠爱?姝侧妃却当真是动了情,可哪里知晓自己早已被推上了祭台?而她始终不曾对沈塑下毒,为了沈塑宁可背叛了她的国家。

  季未然常常在想,沈塑身边的这些女人,都是些得不到的真宠的可怜人罢了。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旦得到些微机会,便会顺游而上。她又怎会让这些女人再次反水?

  结局

  这是季未然解足后次看见沈塑。三月未见,沈塑似是身形单薄了许多,如今再见却丝毫无损他刀剑般凌厉的气势。

  “爱妃,本王回来了!有想本王么?小妖精。”沈塑一改凌厉气势,在对着季未然时恢复了往常的风流调笑。

  “王爷……”季未然刚欲启口便被沈塑一根手指堵在唇中央。“让本王摸摸看爱妃有没有瘦了,嗯?”

  一阵奇痒难耐,季未然浑身瘫软如泥地倒在沈塑怀里,大口喘气。沈塑一把打横抱起她向榻上步去……

  “给本王生个龙凤胎可好?”

  “王爷,不要……”

  “什么不要!你害本王失去了一个孩子,你说,该不该赔给本王一对?名字呢,本王都已想好了。”

  “……”

  屋内,纱帐落,一室的旖旎之色,连窗外的明月都隐入云内不忍打扰。

小儿肠痉挛腹痛症状有哪些
小儿肠痉挛腹痛症状有什么
小儿呕吐吐奶溢乳打嗝
友情链接
营养不良 骨肿瘤 湛江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外伤科医院 东莞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中山有哪些眼科医院 潮州有哪些骨科医院 潮州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揭阳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揭阳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揭阳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淄博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东营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烟台有哪些口腔修复科医院 济宁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济宁有哪些胃肠外科医院 泰安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荆门有哪些全科医院 新乡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新乡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新乡有哪些全科医院 焦作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濮阳有哪些中医肝病科医院 许昌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许昌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漯河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漯河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漯河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南阳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邓州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小儿内分泌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商丘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商丘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信阳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信阳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信阳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驻马店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驻马店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自贡有哪些内科医院 自贡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达州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达州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资阳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阿坝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石家庄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男科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成瘾医学科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邯郸有哪些男科医院 承德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双鸭山有哪些乳腺外科医院 怒江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铁岭有哪些IMCC医院 铜仁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宣城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临高疼痛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