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掀开世界的一角帷幕

2018-12-07 19:37:47
掀开世界的一角帷幕 作品:《魏理科的诗》,诗歌,魏理科 刊物:《长江文艺》,2012年第6期 “飘飘是我QQ上的/一个MM/我常常爱呀爱地/对她乱说一气//她有时呵呵呵地笑/有时会生生气……上星期她说/你给我写封信来吧/我说好啊//昨天,她在QQ上留言了:/信收到了,看了/全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鸭鸭,你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 这首诗名叫《给飘飘写信》。

读这首诗那个下午我已读到了许多有着美丽比喻和绵长情愫的诗,却一首也没有记住。

直到读到这首诗,我决定再看一眼作者的名字:魏理科。

这是一首不需要太多阐释的诗,它只是用一种近似黑色幽默的方式告诉我们,在习惯于用轻浮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语境中,说一点“严肃”的话会引起多少误解。

这首诗的好处不多,就是直接和有趣。

然而那个下午我读到的其他诗,绕来绕去并没有讲出什么新鲜的体验,不过让我重温了一下那个早已熟悉的“诗意”盎然的世界罢了。

在1000首关于母亲的经典诗歌之后,魏理科的《和母亲一起吃苹果》依然可以区分于其他的10000首赞美母亲的诗,成为第1001首:“我们在一起吃苹果/有以下几种情形:/1是只有一个苹果我不吃/给她吃/二是一人一个,各吃各的/3是一个苹果切成两半/一人一半/四是我吃了几口的苹果/又递给她吃/5是她吃了几口的苹果/再递给我吃//出现多的是三/母亲兴的/是五/和四/但这样的时候很希少/特别是五/一年也不会超过两回。

”这首诗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好,但它提供的这种母子之间的经验,可能是许多人经历过却未必仔细体会的。

它重建和澄明了这种感受,这不就是诗的题中之义?比起更多的已成模式的颂母恩的诗,这样的对日常经验有所发现的诗,更值得珍视。

如果标题可以写得更长,那它会是:“掀开世界的一角帷幕,给人们瞥一眼灵魂的后台。

”魏理科的许多诗,就像是轻轻掀开了剧场后台的一角帷幕,让好奇的、看惯了前台演出的人们,透过那一角空隙,窥测到后台的芜杂和秘密,给他们惊喜和震动。

《春光正好的下午》写道:“春光正好的下午……被冬季冰冻的情欲/也在此刻,因春暖而花开/丈夫就在客厅里看电视/但她没有吱声/感觉自己想要另外的爱抚/——这把她吓了一跳/她惊奇于自己的野心/并为之沉迷/这春光正好的下午/不同的人散发不同的体香/而每个人/都走在自己的歧路上。

”在这首诗中,诗人不再是“春天的宣传员”,而成为“灵魂的狗仔队”,讲了一点关于欲望的八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