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特报评广深高速降价到底还要拖延到何时

2018-11-30 19:21:11

特报评:广深高速降价 到底还要拖延到何时?

不能高速,岂能理直气壮地“高价”?道路经营市场化并不能变更公路的公共产品特质。赢得公路经营权的企业如果一味以超标收费盈利,就是在伤害公路的公益属性

包括深圳市市长许勤、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白天等在内的60余名省人大代表,近日联名提出了“关于降低广深高速公路收费标准的建议”。这一场呼吁广深高速降价的不屈不挠的接力赛,形成了前所未有的“气势”。

事实上,这已是省人大代表连续第10年提出类似建议,来自深圳的省人大代表林慧更是连续7年呼吁广深高速降价,但收效甚微。在一个络百科上,有个专有名词叫“费坚强”,就是人大代表对广深高速“不高速却高收费”的嘲讽。

当然,也不能说相关部门没有一点动静。2012年6月1日,为贯彻落实国家收费公路专项清理政策,广深高速的收费系数调整,二至五类车的收费标准比原来下降22%至33%。可细心的人大代表发现,大车降了小车却涨了,从72元增加到74元。2012年底,广深高速收费再次调整,小车收费从74元调至70元。也就是说,这么多年过去,在人大代表和社会各界的强烈呼吁下,广深高速终于羞答答地降了两块钱。

但另一方面,广深高速的收费和收费率均为全国,自1997年正式通车营运至2012年底累计收费金额约411亿元,投资商早已赚得盆满钵满。与此形成反差的是,其服务设施至今未达到国家规定的标准,路面严重破损,每况愈下。这“费坚强”究竟是怎样炼成的?任代表委员扯破喉咙,我自岿然不动,这种漠视民意的底气究竟源自那里?

面对质疑,相关部门曾经答复称,广深高速经营期限未满,若政府单方强行撤销收费站,将损害投资者的利益和政府的信誉。这样的回复并非全无道理,但同样按照这样的“市场”逻辑,消费者花钱购买的不是过路的权利,而是高速服务。而既是经营,就得符合价格规律。不能高速,岂能理直气壮地“高价”?何况,新开通的广深沿江高速成本更高,收费标准为何能做到比广深高速足足低了16元?

更重要的是,在这里,有必要进一步明确公路的公益属性,道路经营市场化并不能变更公路的公共产品特质。公路公路,“公”字当头,给公众提供良好的公共服务是其基本宗旨,也是起码的常识。社会要尊重契约精神,依法保护企业与社会资本利益,但更须明白,尤其对国企来说,经济利益之上有更广阔的公共利益。赢得公路经营权的企业如果一味以超标收费盈利,就是在伤害公路的公益属性。

人们已经看到,一方面,属于公共基础设施的高速公路成为暴利行业,是当下社会的一大怪象;另一方面,这样的高收费大大增加了运输企业的成本,直接导致了物价上涨。对于广深高速来说,畸形收费还使它成为珠三角经济融合的一头拦路虎。

正如省人大代表林慧所说,广深高速降价只需要一个理由,就是承担社会。也有人大代表称,如果广深高速降价仍无结果将提出询问。“询问”是一种重要的监督方式,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充分尊重公众赋予人大代表的这样一种监督权力,能够意识到,广深高速降价乃至取消收费,不是政府部门对公众的一种施舍,而是该尽的一种法定义务。问责权力,呵护权利,拆除了“费坚强”的广深高速,才能让公共利益更好地畅通无阻。

铅衣
信息发布平台
二手叉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