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恐怖鬼故事:家里的日记本“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4:23:16 编辑:笔名
近的工作忙得要命,我们这些技术人员基本上都是一个人被当作是两个人,乃至是三个人来使用,前不久把手里的事情弄完了,由于公司还有一些业务性的东西,我还是被捉住,前往客户那里去进行沟通和解决问题,由于两家公司地方不一样,我不能不赶着长途车前往那个城市,等把事情办得差不多了,我这才回到事前定好的旅馆那里。

  忙了一天,累得够戗的,我决定早一点休息一下,整个人有些像是散了架一般,躺在床上,无聊地翻着电视频道,觉得还是没什么意思,此时抵不过自己躲在家里上网玩游戏来得开心。

  当我有些快要接近迷糊的时候,突然之间,我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很难受,因而我整理了一下,便冲向了厕所,在一番狂轰滥炸之下,顿时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解脱感,而此时说来也怪,我竟然变得有些苏醒起来,跟先前那种如同烂泥一般的状态全然不同。

  我慢慢地走向床那里,准备看一会儿电视,然后再休息,但是当我往前走了几步以后,却感觉到厕所里面隐隐约约传出来阵阵哭泣声,像是一个女子发出来的,我不由得有些感到古怪,于是转头朝着那里望过去,那里的哭泣声便停住。

  出于一种好奇,我慢慢地走到厕所里面,四周望了望,也没什么特别的异常,我轻轻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心想自己可能是工作太累的原因,从而产生了幻觉,因而我又走到了床那里,接着躺在上面,开始看起了电视里面的节目。

  我选了一个相对比较轻松搞笑的栏目,接着看得起劲,但是没过多久,电视里面却传出来阵阵哭泣声,和里面的内容根本就对不上,那哭泣声跟先前从厕所里面传出来的差不多,而且越发凄厉,听得人浑身毛骨悚然,我心中也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种恐惧,难不成有甚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拿着遥控板将电视关了,可惜里面还是继续传出那种让人浑身汗毛倒竖的声音,抱着一种强烈的怀疑和恐惧,我下了床,渐渐地朝着电视机那里走去,手中的遥控器也蓄势待发,如果有甚么不对劲的玩艺儿出现的话,我就拿着遥控器狠命地砸去,至于结果,又再说了。

  说来也怪,当我走近了电视机,那个古怪的哭泣声便停止住,我上下左右不断地打量着那电视,也没发现甚么不对劲的地方,我朝着电视机的背壳上面拍了几下,也没什么不对劲的,突然之间,我感觉自己的肚子又有些难受起来,今天到底是怎样了?我心中不断地叫骂着,随后又冲到了厕所那里,开始蹲了起来,但是这一回却又甚么都拉不出来,肚子却照旧很难受,我总感觉有甚么东西一直都盯着我,具体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又说不清楚。

  蹲了好一会儿,还是没什么结果,而我的两条腿却有些发麻了,脑袋也晕乎乎地,感觉像是贫血一般,我不想在这里继续折腾,因而便提起裤子,站起身来,转身准备离去,哪知一脚踩到甚么东西了,感觉松松地,而且还伴随着阵阵臭气,我低头一看,眼珠子差点没有飞出来,由于我居然踩到了一堆排泄出来的污秽物,而且看那架式,像是才出来没多久,在我印象中我好像没有对着坑边上进行排泄过,而且那玩艺儿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一时之间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此时心中除了古怪以外,更多的还是恼火。

  一个哭泣声从下水道里面再次传了出来,确切来讲,应该是蹲坑里面,而且也正是先前那个女子的哭泣声,断断续续,却是凄厉异常。

  我心中感到很是不舒服,但是出于一种下意识,我还是把脑袋朝着坑的方向望了过去,而且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我越是接近那个坑,哭泣声也就越是强烈,和之前那种突然消失的状况还是不一样。

  很快地,那个声音变得更加凄厉,我重新固定了1下脚,准备站稳,哪知却感觉脚下打滑,紧接着我全部人摔倒,当我倒地的时候,却感觉到处都是那种松软的感觉,恶臭迅速跟上,我心中暗叫不好,果不其然,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全身都已沾上了那种污秽物,而且地上到处都是,这些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着实是太古怪了。

  我站起身来,此时的自己恼火万分,虽然那哭泣声还在不断地朝外传出,但是我现在重要的事情还是先把衣服洗干净才是,因而我把衣服脱了下来,接着将边上接着塑料管的水龙头拉了过来,迅速把自来水打开,然后将其对着自己的衣服一阵狂冲,我一边冲着一边破口大骂,此时我也懒得去管甚么诡异不诡异的问题了,人在愤怒的时候常常是不会去关注更多的状态的。

  坑里面的哭泣声照旧是不断,而且开始有些抽泣起来,断断续续,我的好奇心再次被勾了起来,下意识般地我还是将脑袋朝着那里探过去,一股说不出来的寒冷顿时袭遍了我全身,我感到很是不自在,而且坑里面好像有一个东西正望着我,我定睛一看,那不是1只眼睛么?正死死地将我的脸锁定,而且其眼光中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怨毒,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那股阴寒却始终没有退去,反倒愈来愈强烈。

  一团黑色犹如头发状的东西从蹲坑里面钻了出来,而且越变越大,我逐步地看清楚了,在那黑色犹如是头发一样的玩艺儿里面包着一张人脸,看起来像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的脸部,并且那张脸还在渐渐地胀气中,其面部看起来更加明显。

  我看得目瞪口呆,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由于那个像是气球一样的女人正发出那让人浑身感到不寒而栗的哭泣声,我有一种要崩溃的感觉,却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一切,而那个女人还在不断地往外冒出,由于蹲坑的口子并不大,所以她身子的每部份才出来的时候,都显得很小,随着又犹如是气球被灌进了气体,渐渐膨胀,直到像是身子的一部分才打住。

  当那个女人的身子往外冒出一半,大概及腰的时候,她便停止了往外钻出,两只带着怨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不放,嘴巴微微张开,还是继续发出那恐怖的哭泣声。

  我恐惧归于恐惧,却还是尽可能定住心神,惊呼道:“你……你到底是什么玩艺儿?”

  那个女人死死地盯着我,随后脑袋朝着边上歪了一下,随着脖子处出现一道裂缝,她的脑袋居然掉了下来,但是那哭泣声照旧不断,而且她的眼睛还是朝着我这个方向,着实是渗人。

  我吓得赶忙往后逃命,哪知脚下打滑,我的脑袋撞到了厕所的门上,估计是那一下来得太重,我的头顿时撞破了,血跟着流了出来,我打算往前逃命,却感觉到自己的右脚踝部像是被甚么东西抓着,从那种感觉来判断,应该是一只手才对,我猜肯定是那个女人的手。

  下意识般地我朝着后面转头过去,却发现自己的脚上面好像被一些藤蔓一类的东西缠着,而且那些藤蔓还都伸向了下面,像是从地板瓷砖里面长出来一样,而那个女人却已经不见了,蹲坑那里照旧是污秽物到处都是,恶臭难当,并且全部洗手间里面变得异常寒冷。

  我使劲地将缠住自己脚踝的那些藤蔓扯开,然后转身准备离去,当我走到客厅的时候,却发现外面仿佛都变了一个样子,不再像是先前那种看起来很规整的室内装修过的样子,更多的像是多年未用,而且上面长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如同是菌类一样的玩艺儿,有些看起来还像是腐肉一般,时不时还在滴着血水一样的液体,其味道也恶臭难当。

  我不由得惊讶万分,这又是怎样一回事?这个感觉看起来好像是《寂静岭》当中的里世界,就在短暂的房间转换之后,一下子就进入了另外一种状态中,我心中暗自叫苦,看来自己这一回撞邪还真撞得不轻,目前来说先还是赶忙离开这个地方,然后再说下文的为好。

  当我小心翼翼地朝着前方渐渐走去,准备从客厅大门那里出去,哪知当我走到那里的时候,却发现一个问题,大门仿佛不见了,在本来大门的位置,长着许许多多像是腐肉一样的玩意儿,那些东西还在不断地蠕动着,我不由得大惊,四处观望着,说来也怪,连接厨房,卧室的门好像也都不见了,除对着洗手间的那道门,其余地方都是墙面,而且上面对应着的都是那些让人感到和恶心的玩艺儿,我心中越发感到不对劲,脑袋还处在一个半迷糊的状态中。

  前方的墙上出现一个人形物,我看得清楚,那不正是先前从下水道里面钻出来的那个女人么?此时的她从那些恶心的菌类物里面钻了出来,接着伸出两只手,朝向我这里抓过来。

  我吓得要命,赶忙转身就逃,哪知那个女人的两只手变得很是柔软,犹如是蛇一样,却又不断地拉伸着,越拉越长,纷纷朝着我这里攻击过来,我能做的就只有逃命,而我的速度还是远远不及那两条柔软的手臂,很快地我就被那两条手臂死死地缠住,紧接着那女人的身子也在渐渐地长长,跟着她从嘴里吐出不少的丝,将我层层包裹起来,我全部人犹如是粽子一般,接着那个女人在吐丝的时候其身子在不断地缩小,直到消失,感觉她自己完全已经融入了那些丝里面。

  当我被那些丝死死裹着的时候,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女人渐渐地把我朝着下水道那里推去,然后将我完全塞了进去,我感觉自己好像也完全地和下水道融会起来了,而且整幢楼凡是所有跟下水道相连的地方,我都能够感觉得到,而且我觉得这些地方犹如是自己的肠胃,紧密相连,让我不能忍耐的就是那些上厕所蹲大号的家伙,每一次制造出来的排泄物都会进入我的肠胃,着实是难受异常,当我感到难受的时候,我都会哀嚎,而我却也能够感觉得出来,自己哀嚎出的生意,跟之前那个女人的哭泣声基本上如出一辙。

  下次上厕所当心点。什么减肥产品比较好
希爱力治疗术后阳痿怎么样
厌食症是什么原因
怎么样改善前列腺增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