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菊韵】穿旗袍的女人(微小说)“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4:33:04 编辑:笔名
大刘坐在后院的葡萄藤架下面,看着乌云在天上一层层的卷了起来,他苦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这一下雨,又要把花盆搬进塑料布搭成的简陋花房里去了。十几盆花,叫他这个瘦得跟小鸡仔似的男人颇感有些吃力。
大刘其实不爱花,这些花都是他媳妇王随风稀罕的东西。其实也就是一些很普通的花卉。花的长势也不好,东倒西歪的埋在盆里,好像大刘的身材一样缺乏营养。不过媳妇喜欢的,大刘还是得遵从。
王随风是八零年生人,比大刘小了将近20岁。不过在上海这个土地资源稀缺的地方能有个独门小院的人家还是不多见,所以王随风从无锡乡下嫁来上海的时候是半情愿半扭捏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两口子过日子,对于能够进城生活来说,大刘总算是个不错的选择。起码,大刘文化程度还不错,也知道疼人。
其实大刘也不是上海人,他家祖上是湖南的,据说是竿子营的竿兵。清朝刘家高祖带兵镇守崇明,给后辈儿孙留下了这么点基业。可惜经过土改文革等一系列的政治风潮,原来七进七出的大宅门也就剩了这三间房和一个不大的后院。
也许是时运不济,大刘出生不久就逢上了文革,他娘和他爹见天被红小将们架喷气式挂草鞋①,生下来就没奶吃,还是大刘的外婆偷着给他吃米糊,才算勉强把他养大了,也正是因此,大刘身子骨一直瘦如枯柴。大刘祖父还在世的时候会偷着在厢房里养花,大多是一些喜阴的植物。为啥?不敢往外搬啊!这些玩意儿可都是资产阶级的毒草,被人看见又得批判上半年。大刘记忆里多的就是兰草,那纤长的叶就如大刘的身形一般。
隔壁的齐大爷一句话管了总:“这小崽子怎么生的跟面条似的。”这句话让大刘很受挫折,因为之后再没人喊他大名了,除了极少数叫他大刘的外,其余的熟人都会叫他“面条”。
“面条,春游你就别去了,在家呆着吧。路都走不动。”小学老师冷冷得说道。
“面条,学习成绩不重要,注意身体健康哦。”初中老师很慈祥。
大刘想到这些,苦笑着摇了摇头。
风渐渐的疾劲起来,大刘出神得看着院子矮墙上的一盆太阳花,他在想:“怎么就这一盆花长得特别茂盛呢?”
这簇太阳花种在一个破搪瓷脸盆里,既没有施肥,也没有浇水,就那么随便撒了些花籽儿,它就自己出芽自己蔓叶,然后满盆的葳蕤。到不是因为大刘偷懒,毕竟矮墙也有一人来高,大刘的臂力可举不起一壶水。
看着那些伸出盆沿挂在墙边的小花儿,红的黄的白的,还有几多是粉嘟嘟的颜色,让大刘想起王随风那粉嫩的后颈,这一秒的遐想让大刘吞了吞口水,目光转移到后院的门口。再过半个小时,他那个亲亲小媳妇儿就要回家了。
天色仿佛被墨濡染了,一丝丝暗了下来。那风也好像一个脱去了裹脚的小媳妇,步子开始利索了起来,刮得大刘额顶的一绺头发随风乱摆。大刘在手心里吐了口唾沫,俯下身开始转移这些花盆。才搬了四盆,大刘就感觉心脏怦怦地直往嗓子眼里窜,他赶紧停了下来,扶着腰咬着牙靠着花棚的柱子站住。
“侬是十三点呀?不知道叫隔壁猴子帮忙吗?”一个腻软滑嫩的声音从大刘背后传来。王随风蹙着好看的眉毛,脚下生风地走了进来,把大刘扶在一旁坐下,麻利地把花盆呼呼啦啦全部搬到花架下。大刘笑眯眯得看着自己的小媳妇儿忙活,心里平静喜乐。
矮墙上露出一个人头,眼睛有点斜视,模样还算周正,笑嘻嘻的喊道:“嫂子,怎么不叫我呢?把你累着了咋办?”
“你这死猴子,早干嘛去啦?都搬完了才出来。你哥平时给你的好处还少了?”王随风没给他好脸,气咻咻地骂道。
大刘呵呵笑着,连忙起身道:“没事,我慢慢的搬着就行。没事的。猴子忙嘛,这些天来崇明岛的游客多,生意很好吧?”
“字画又卖空了,只有三幅了,表哥你抽空多写几幅。这些天游客多,生意挺好。我下去了,洗把脸去。”猴子讨好得笑着,脑袋缩回墙下不见了。
“别跟猴子置气了,风儿。他也是才回来。”大刘走过去,拉着王随风的手,一脸的幸福样。见王随风点了点头,又道:“风儿,我看这太阳花挺像你的,你看,开得多好。”
王随风一个妩媚白眼翻过去:“我就像这么贱的花儿么?撒地里都长的东西么?”
大刘被这一眼看得心里酥麻酥麻的,忍不住靠过去抱住王随风,嘴里嚅嗫着:“随风,你就跟花儿一样好看,粉嘟嘟的,我想种花。”王随风臊红了脸,那指头杵了一下大刘的额头,小声得说道:“大的,你也动歪心思。”大刘一边嬉笑着把王随风往屋子里拉,一边说:“黑了,已经黑了。今儿天黑得早。”
王随风扭了几下,见大刘一副猴急的模样,“噗哧”一笑,随着他进了里屋。
等到晚饭吃完,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大刘斜靠着床头架就着咸菜喝了一碗稀饭就睡着了,嘴里还嘟囔着:“种花,生儿子,风儿,种花。”
王随风在后院的厨房里洗着碗筷,因为隔得太远,大刘的嘟囔声她没有听见。自来水哗哗地放着,王随风有些失神地拿着一个碗不停地洗,似乎这个碗永远也洗不干净。她慢慢地把碗放进池子里,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拿起一个擀面杖敲了敲厨房的隔窗。
隔窗“吱呀”一声朝上掀了起来,一条精瘦干练的身影“哧溜”一下就钻了进来,抱住王随风就啃,嘴里含混不清地叽咕着:“好嫂子,我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今天怎么这么晚?”
王随风也有些情动,她手伸下去解开裤子的锁扣,把脑袋深深的扎进这人的怀里,喘着气压抑着声音嗔道:“你声音小点,死猴子!嗯……啊……你轻点……”
猴子飞快地从背后进入她的身体,把她按在水池旁边快速地耸动起来,嘴里低吼着:“嫂子,你真好!真好!!”王随风也忍不住轻声呻吟着,挣扎着扭过身捏住猴子的嘴。

雨毫无征兆地下了起来,噼里啪啦的雨点密集地打在房顶、打在窗户、打在土地上。所有的干燥物体仿佛久旱以后的池塘,都张着嘴拼命地接引着雨水。
那一盆太阳花在暴雨里剧烈地摇曳着,也在拼命地吸食着这场难得的恩赐。搪瓷脸盆很快就蓄满了水,在暴雨地冲击之下盆里的土壤也随着水流喷溅出来。随着脸盆里的土壤被濡透,脸盆底下原本就有的那个破洞开始流出水来,跟着就是如稀泥一般的东西自盆底泻出,在半空中看去,盆里竟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雨越下越大,隐约从矮墙外传来“哐当”一声响,那一只破脸盆带着小半盆土和一簇被雨淋得不像样子的太阳花重重的砸在院外的马路上。
没有人去理会这个破烂的脸盆和那些太阳花,因为暴雨的倾泻,让这片天地之间的界限已经变得混沌不清。屋里,大刘睡得像个孩子一样安静,旁边躺着王随风,他的腿压在她的肚子上。
一片巨大如山的乌云集聚在这个城市的上空,如巨人、如神灵般,俯瞰着这个城市。

共 254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院的花草似人似物,过着琐碎的烟火人生,大刘,猴子与随风,情感纠缠不清,男女之间的情感有着说不完的故事,一盆太阳花的繁盛与零落就在风雨中。借花说事,只有读者去细看慢品了。推荐欣赏[责任编辑枫魂帝星]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72 0016】
1 楼 文友: 2015-07-20 22:00: 4 小说?散文?太阳花。一篇好文,文笔优雅,寓意深幽。欣赏并致问候!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7-28 14:20: 7 猿哥你抛下大伙儿独自漂流去了。没义气啊!这和你台湾行里宣讲的孝义仁爱不符,赶紧回归吧。
2 楼 文友: 2015-07-21 07: 2:17 借物写人,看百态人生。问好书生。谢谢赐稿菊韵,夏安。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楼 文友: 2015-07-21 08:06:12 种花人不悟,风雨涤尘埃。寓意深刻,情节紫凑,回味无穷^_^问好输生,夏安
4 楼 文友: 2015-07-21 08:14:26 文笔流畅,好文章!
5 楼 文友: 2015-07-21 08:24:10 种花,种人;太阳花,女人;大刘,猴子。一篇小说文字不多,却涵盖了生活面面,越品越丰富,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能力,把个小院种花写的丰富多彩。太阳花虽然茂盛虽然美丽,但终究经不起一场暴雨的袭击,而房间那对老夫少妻却各自满足了欲望酣睡,全然不顾那盆太阳花的遭遇,这样的结局让人深思,《种花》题目起的真好!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6 楼 文友: 2015-07-21 08:28:08 一篇短文我竟然读了四遍,边品读边学习,难得的佳作!书生你多发点好作品啊,我喜欢!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7 楼 文友: 2015-07-28 16: 6:49 拜读叔的佳作,想叔学习 么么哒
8 楼 文友: 2016-08-19 1 :24:07 一栋楼有三层高,有些人住在层,物质生活里;有些人住在第二层,精神生活里;而有的人,住在第三层,灵魂生活里
每个人都在寻找,所以生活有了千差万别的意义。找到的人,可能会坚守可能会改变目标,找不到的人,可能会认命可能会继续寻找。到,各有各的小确幸,各有各的不容易吧~
欣赏,问安!
9 楼 文友: 2016-08-24 16:51:2 欣赏才友佳作!文笔清新,文风老成!情景交融,娓娓道来,如沐春风。学习问安!少年大便干结如何治疗
肩膀脱臼多久能恢复
舒筋活络泡澡草药有哪些
老年性关节炎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