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少年暴打老人只为让父母关注看到母亲震惊很

发布时间:2019-07-13 03:02:27 编辑:笔名

少年暴打老人只为让父母关注 看到母亲震惊很满足,

从拘留所大门走出来,闻到空气中自由味道的同时,黄亮(化名)也害怕,是否真有友循着踪迹找来,把自己狠揍一顿。

2014年9月4日,刚到福州投奔父母才两天的黄亮,在宾馆内自残后途经东街口时,借着酒劲踹打一名年近七旬的乞讨者。在目击者拍下的视频中,他姿势“潇洒”,持续近10分钟踹打老人。后经媒体报道,该事件很快引起关注,9月18日,警方以寻衅滋事的名义拘捕了黄亮。当正在看电视的自己被警察带走时,黄亮从母亲震惊的表情里得到了满足。

为了看到这个表情,早在暴打老人事件发生前,黄亮就在福州脑瘫出生后因素火车站给自己胳膊划了道十几厘米的大口子,“我要假装成被人砍了,引发轰动,这样我父母在接到警察和医院时,才会关注到我。”

昨日,在东南快报社里,本报与打人少年面对面,听他讲述内心的自白。

15岁辍学与“小混混”为伍

从黄亮本人身上,很难找打人视频片断中,那个一脚接一脚飞踹老人的狠毒形象。昨天的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红色T恤,摄影要拍照时,他会提出可否戴上帽子;文字递过去的名片,被他因紧张而不断揉搓的双手捏成纸团;不经意间,他露出的右手背上,可见烟圈烫出来的痕迹。

这是一个来自四川达州的18岁少年,15岁那年,因为向父母提出要换学校遭拒,便辍了学。不爱跟那些“成绩很好,看上去土土的人”一起玩的他,开始混迹于沉迷喝酒打架的圈子。

“但我不爱打架,他们叫我去,我只有偶尔才会参加。”黄亮说,15岁那年,自己的一个朋友因为打架被刺死,对他打击很大,同时,他觉得,自己和朋友圈里的人不一样,“他们玩游戏、打架、喝酒,可是我喜欢看,我都要迷恋上了。”

他每天通过看,“比如城管打人、社会的不公平和阴暗面,我看了以后心里就很生气。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公平的事情?”

黄亮也曾去工厂里上过班,流水线的工作,一个月两三千块钱,但他觉得乏味,想要去学一门手艺。“我爸叫我去学开车,可是我觉得会开车的人很多,这也算不上什么手艺吧?”迷茫,对未来的未知,黄亮时常觉得内心压抑,16岁时,因为想要索取更多零花钱遭到父亲拒绝,他用刀在左臂上划了三条浅浅的口子。

9月2日在福州火车站自残

黄亮的父亲鲜少和他一起生活,早年一家人在山东打工时,黄亮基本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父亲一个月才回一次家。2006年,父亲辗转到了福州,随后母亲也一起过来了。提及母亲,黄亮总是以“她没读过什么书”作为前缀,此后便不再接话。

9月1日来福州投奔父母之前的那段时间里,他自称一个人生活,觉得在老家的日子没有盼头,便决定来福州。

第二天,内心烦闷的他只身前往福州火车站,在一个角落里用玻璃碎片在右臂上划出道十几厘米的口子,“我想假装被人砍了,躺在路面上,引发轰动。”

昨日上午,在东南快报社里,他撩起袖子给东南快报看他的伤口,“这样警察和医生打给我父母时,他们看到我‘被人砍’了,就会震惊到。”

然而,事件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顺利”,尽管火车站人来人往,但裸露着伤口躺在路面上的黄亮,并没有得到大家围观,引发他想要的“轰动”效果。他郁郁寡欢回到家里,换上长袖以便不让父母发现,甚至在9月3日,整整在家待了一天,用来思考该怎么做才能产生“轰动”效应。

9月4日在东街口踹打老亾

“当时心里非常压抑。”黄亮说,虽然没看过医生,但他觉得自己患有抑郁症。黄亮撩起自己左手袖子,左臂上出现一道刀口。他告诉东南快报,那是9月4日在东街口宾馆内自残时留下的。

“我当时在宾馆里一边喝酒一边划自己,把衣服也故意划烂了,就是想让别人以为我被人砍了。”黄亮说,可同时他又担心,万一和火车站一样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那该如何是好了。

据他描述,为了引起自己想要的“轰动”效应,他曾想过,跳河或是跳楼,当然,跳楼只是佯装要跳,等到警察通知到自己父母时,目的也就达成了;而跳河,则需要等待有人将自己捞起来。“万一没人救我,我真死了怎么办?”黄亮说,9月4日当天,当他想起自己此前看到过的在东街口乞讨的老人时,突然萌生了要去打他的念头。

“走过他身边时,我故意假装被绊倒了一下,然后就开始踹他了。”黄亮说,自己对老人的暴打,大约持续了10分钟。

当天拍摄了视频的雷先生昨天也来到报社,他诘问,“你打老人重不重?没想过他会疼吗?万一打坏了怎么办……”

黄亮说,这问题在得知自己想要引发“轰动”的目的已达到后,才想到。而在当时“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我还安慰自己,我打人总比杀人要好吧?”

他在打人后还多次闹事想要被拘

黄亮描述,打了老人后,他还在附近转悠了十几分钟,等待警察出现,将自己带走。但终,又没如愿。

“所以我在第二天,又去了一趟东街口,想要再打一次老头(老人),那知道他已经不在了……”此外,黄亮还因持刀威胁一个收破烂的“抢劫”,而被对方及同伴暴打;往另一个行乞者碗里倒啤酒,叫对方“滚”……这些情节,他拘留被释放后,都在新开的微博账号上一一道来。

他在微博上和友对骂,和自己不认识的友“張驍偉”组成联盟,发出自己打老人时的衣物照片,在满足一方“玩乐”的需求时,也挑衅警方。而做这一切的目的,都是想要“让警察来抓我,引起父母关注。”

9月18日下午四五时许,警察抵达家中时,看着母亲震惊的表情,黄亮知道,目的达到了,积压在心里好长时间的压抑,也在做笔录时被释放出来。

“警察跟我爸说,对孩子关心不够。”黄亮说,在拘留所里的15天,他想知道老人怎么样了,有没有被自己打坏;也想过,络上那么多友骂自己,扬言要“打我一顿”;拘留期间,别人问起为什么被关进来时,他只字不提打老人的事情,只敢说“打架”。

“年轻人打老人,肯定是不对的。”黄亮也怕自己会被拘留所里的人所不齿,另一方面,他担心透露出去自己是“打人者”衡水治疗癫痫病权威医院,会遭到报复。

心理学专家

他在负能量宣泄的选择上出了问题

“有时候会关心我们,对我说的话是基本不顶嘴的。”昨日下午,根据黄亮提供的号码,东南快报联系上了黄父。

“我确实对他关心比较少,(黄亮)都跟他妈一起生活。”黄父介绍,儿子被带走后,自己跑到派出所去问,究竟是什么原因被抓的,警察告诉他,是因为打老人,同时他也知道了,儿子做那些事的原因竟然是想引起自己关注。他告诉东南快报,儿子被拘留的日子里,自己在家翻找,发现和儿子火车票放在一起的,还有一张纸条,大意为“今后想把自己的身体捐给人家,拿点钱报答父母”。

“那是因为我有段时间不想活了,就想把器官卖掉,给父母换一点钱。”黄亮说。

福建警察学院一位美化背部线条消肩背痛瑜伽心理学专家表示,若事实如黄亮所言,那么他打老人和自残的举动,可以说是较缺少父母关爱,想要从社会上获取关注的一种表现。

“从精神分析理论讲,对父母的爱和需求可能会投射到社会的,将自己内心里缺失的父母关爱那块,在社会上通过其他途径得到。”她表示,从整个描述里,黄亮的行为就是想要扩大影响,吸引注意力,可以说有点类似表演型人格,虽然他求关注的个性可以理解,但他选择的宣泄出口是不合适的。心理上有负能量确实需要宣泄,但选择方式显然有问题,宣泄应以不伤人害己为底线,需专业人士心理疏导,父母及社会持续适当关怀,自我心理调适等。“选择乞讨老人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绍兴治疗牛皮癣里老人相较于他,体力更弱,自己不会受到伤害。不然的话,怎么只选择老人,不选择强壮的人呢?”

昨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系心理学教授谢丽丽在得知黄亮情况时,提出可直接和黄亮通过连线以确切了解对方心理状况,但黄亮以“说不清”为由拒绝。

两位专家均表示,由于没有和黄亮直接接触,不好作出具体、准确的评估。东快陈雪芳林良划文/图

聊城哪家妇科医院好
江门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保亭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友情链接
营养不良 骨肿瘤 湛江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外伤科医院 东莞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中山有哪些眼科医院 潮州有哪些骨科医院 潮州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揭阳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揭阳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揭阳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淄博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东营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烟台有哪些口腔修复科医院 济宁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济宁有哪些胃肠外科医院 泰安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荆门有哪些全科医院 新乡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新乡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新乡有哪些全科医院 焦作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濮阳有哪些中医肝病科医院 许昌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许昌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漯河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漯河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漯河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南阳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邓州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小儿内分泌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商丘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商丘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信阳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信阳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信阳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驻马店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驻马店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自贡有哪些内科医院 自贡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达州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达州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资阳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阿坝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石家庄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男科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成瘾医学科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邯郸有哪些男科医院 承德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双鸭山有哪些乳腺外科医院 普洱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有哪些IMCC医院 铜仁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宣城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临高疼痛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