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刘若英老公芣湜富商唔也芣湜奶茶妹妹图7z

2018-10-26 13:50:03

刘若英:老公不是富商 我也不是奶茶妹妹图,

张国立:刘若英助我事业飞跃

采访刘若英是9月26日下午的5点30分,她在深圳卫视《半路父子》首播礼的录制现场连续工作已经超过五个小时。南方都市报正在担心这位准妈妈会不会太累时,她已经轻松自如地站在面前。宽松利落的衣着下还未显孕态,气色红润,声音轻松,眼睛神采奕奕,一切都让你觉得:她真的很好。

奶茶谈起自己,每一句话都自然清新。如大家所知,她一向不擅谈自己的生活,婚后几年都未接受采访。在这次电视剧的宣传过程中,也只把话题集中在工作上,对婚事孕事轻松带过。但她并没有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拒人于千里之外,聊到高兴处,她不吝分享生活中的温暖风景。她会说出“我觉得女演员可以走得比较长,女神常常被替换”、“四十到五十,就会有那种一切好像都有希望但都来不及的感觉,那是恐怖的”、“人生的悲哀就是再也不允许你有悲哀的时候”等烧脑金句,会有“即便你结婚了,你也不能把你的幸福去寄托在别人身上”、“婚姻不是一个里程碑,不见得每一个人一定要走到那一步”等奶茶式心灵鸡汤,也会有“不过他不是富商,他只是身负重伤……我只要今天澄清说他不是京东的老板就好了”、“我这一辈子没有无聊过,可是我突然就在怀孕的前三个月快无聊死了”等俏皮话语。

真实的奶茶很丰富,无法用一两个词语来概括。一个真实生动、一直能冷静思考的女人的魅力,都在她的言语之中。她还永远带着女孩的味道那个唱着“想要问问你敢不敢”的倔强女孩,一直勇敢地走着自己的路,路过不同风景,并且认真收藏。

1个亾

我不是女神,我就是个女演员

●我那时候很想出一本书,就是教大家怎么一个人(生活)。

●女人精彩就是30到40岁。我现在希望赶快到60,因为我就会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的孤独,我的不满足,或者是我的低潮,其实就是一部分的我。

南方都市报:大家给你贴的标签是“文艺女青年”,一般人会觉得“文艺”就是比较孤独的,你怎么看待这个标签?

刘若英:这个标签是别人给我的……我做的选择,或者我的工作决定包括选这个戏我都不会说我要保有什么东西……因为当你开始想要保有什么东西的时候,其实你就失去了创新的机会。比如我说,贫穷的人其实是容易创新的,因为没有什么好失去的所谓贫穷并不只是指金钱。尽量让自己能够做选择的时候洒脱一点。我觉得“文艺”对我而言,我不会把它变成一个包袱。我常常说,(人们)他没办法说我漂亮,又不能说我商业,就帮我想个词。毕竟我还是存活了那么久,在这个行业。所以我觉得怎么样都好。

南都:其实你也没有很多人想象中那么的孤独寂寞?

刘若英:人是有很多面的,只是被大家看到的比例,或者被大家喜欢的那个部分是不一样的。我当然也有很疯狂的时候,或者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时候,买东西杀价的时候。

南都:所以你的生活技能应该是很好的吧?

刘若英:是。其实艺人应该做的东西很多,我那时候很想出一本书,就是教大家怎么一个人(生活)。因为我知道一个人要喝很的香槟,大瓶的小瓶的要在那里买。如何要买面包要怎么保存,你永远可以吃到比较新鲜的面包。冰箱里要有那些东西会让你觉得,你虽然一个人,但不要因为一个人而没有要求。

南都:你2004年和张艾嘉、李心洁演过电影《203040》,现在你已年过40岁,对这个年龄的感触是什么?

刘若英:我确实觉得女人精彩就是30到40岁。因为你开始知道自己的能力,比较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有比较独立的经济基础。然后家人给你意见你也不用全听,身体状况又好,所以我觉得30到40的女人是美的。40以后呢,即便你的心态再怎么年轻,体力也没有像以前那么好了,买再的保养品也就只能这样了。但是每个年纪都有它精彩的地方。美好跟精彩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尽量让每一个阶段的自己都过得很精彩,都找到这里面的乐趣。比如刚刚我的化妆师说,我们在香港拍《生日快乐》的时候,真的耶,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每天就在想怎么把自己打扮起来。要瘦,少吃两天就瘦了耶。拍夜戏,回来睡了24小时可以不起来这样。现在都没办法,(会有)腰酸背痛什么什么的。但就会觉得现在更多时间你会跟很多朋友在做一些分享啊,然后真的有一些你曾经看不懂的电影或书,你会突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我记得我看一些法国电影,看的时候只能假装看得懂,或者以前有一些伍迪艾伦的电影它已经算是商业的艺术片你也会噢噢,这样子……现在看,你会说噢!原来是这样子!想我到50岁的时候还会有新的精彩,我现在希望赶快到60,因为我就会有豁然开朗的感觉。40到50,就会有那种一切好像都有希望但都来不及的感觉,那是恐怖的。你要我们穿妇人的衣服,我们会觉得不至于吧,可是你要我们穿年轻的……就像今天绑我的马尾一样,我就说我真的不能再绑高了,因为高就会觉得我在装可爱其实就两公分的差别,可是你心态就会觉得不好意思。

南都:尽量享受自己好的那一面。你比较厉害的一点是,你总能让自己处于比较舒服的状态。

刘若英:因为我一不舒服,就是很不舒服。我没有办法装。

南都:而且你也不将就。

刘若英:其实人生已经很多东西需要自己去将就,所以我能决定的事情就尽量不要将就。

南都:你演完张爱玲(注:指2004年电视剧《她从海上来》)以后,又“出土”了一些她的新书,像《雷峰塔》、《小团圆》,你有看吗?

刘若英:《雷峰塔》没有看,看了《小团圆》,近看了《少帅》。

南都:你看了这些书以后,对张爱玲的理解有不同吗?她的人生是减法淡出,你算是精彩入世吗?

刘若英:其实我觉得她的文字真的不可取代。很多流行文字经过不同的年代,你会觉得它旧,可是张爱玲的东西是不会旧的,这是她厉害的地方。但是你会觉得她真的是一个不快乐的人。就是她的计算,因为她会写一些女人看的角度会写的人她必定有这个角度。她生长的环境是在乱世,不断地移动,一下香港一下美国,她所寻求的那种隐世,就是说她想把问题都留给别人,她想要安静地创作,只去面对她自己的时候,那才是很重要的。我们现在还是在一个比较安稳的时候,我们就想让生活怎样可以过得更精彩。是大环境反映出来每个人想要的生活状态的不同。我觉得入世、出世,或者是隐世,只要是每个人那个阶段觉得舒服的一个状态就好了。我们有时候觉得她不快乐,但可能那就是她舒服的状态。

我近写了一段话:我觉得人悲哀的事情,就是他不允许有悲伤。当我有低落,一定不被允许,因为大部分人觉得你是很圆满的,你被祝福,你应该要快乐。如果你在那边说你心情不好,那就是你的问题,你不知足。可是我从来不认为,比如说我的孤独,我的不满足,或者是我的低潮,其实跟这些事情是无关的,那就是一部分的我。我当然很愿意跟大家分享好的、快乐的,可是我真的觉得人生的悲哀,就是再也不允许你有悲哀的时候。我以前说秋天了、落叶,人家说好文艺好忧伤啊;现在,秋天了,落叶,“你跟你老公怎么了?”那个东西对我的创作,尤其是在文字上,其实是有部分的压抑,所以我很久没有写这些东西。其实是因为它需要一个过程。

南都:拍《半路父子》,张国立说你牺牲很大,因为跟大叔谈恋爱,是彻底告别了女神头衔女神应该跟男神谈恋爱……

刘若英:因为我也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女神,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女演员。女演员可以走得比较长,女神常常被替换。但无所谓啦,重要的就是希望这个作品好。我在拍的过程中很愉快,每天早上醒过来,很期待去拍戏,这就是一个很开心的事情。

2个亾

他不是富商,我也不是“奶茶妹妹”

●他不是中医,不是浙江人,不是物流公司的老板,也不是独子……我只要今天澄清说他不是京东的老板就好了不要再把奶茶和奶茶妹妹(混淆)。

●我有学习到两个人的相处,但是我还可以保留一个人的自主和一些生活,因为我们彼此尊重。

●幸福不可以依赖在另一个人身上,即便你结婚了,有一个伴侣,你也不能把你的幸福去寄托在别人身上。

●既然选择了,我就该为我的选择负。如果我结完婚还是在不停地工作,其实就不用结婚了。

南都:之前你有一段话我印象很深,你说你看电影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挂急诊一个人,唱歌也是一个人。两个人的生活初会否有点不习惯?以后三个人你觉得自己做好准备了吗?

刘若英:对。我一个人是过得非常好,我有时候觉得两个人三个人才需要更强大。因为一个人你可以决定。比如说他们常说你为什么喜欢一个人看电影,我说因为我约你的时候,我就要配合你什么时候有空,然后问你看过这部电影了没有不是说我今天时间差不多,我就去了。现在我觉得我的状态很好,我有学习到两个人(如何)相处,但是我还可以保留一个人的自主和一些生活,因为我们彼此尊重。不会说你一定要今天回来吃饭,你一定要怎么样。你就跟对方说一声,大部分都没有什么问题。我们还是比较独立的个体。

南都:两个人自身都比较独立,在一起就会很舒服。

刘若英:这个也是晚婚的好处。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没有办法为了你完全地改变,因为已经来不及改了。那彼此就会比较包容对方,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

南都:我有去看你演的话剧《红娘的异想世界之在西厢》,记得你开场是说,“我大概是嫁不出去了”,然后你就在这个戏里面把自己给嫁出去了。你是不是曾经真的那样想过?

刘若英:我那个时候觉得我应该就是嫁不出去了,但是我并不悲伤,或者觉得遗憾。而是我决定去面对,那我就去好好地计划如果没有嫁出去的人生,怎么样可以过得很精彩。幸福不可以依赖在另一个人身上,即便你结婚了,有一个伴侣,你也不能把你的幸福去寄托在别人身上。因为人应该是,你很快乐,和另外一个人一起也很快乐;而不是说我很悲伤或者是孤独,你要他来解决你的问题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问题。

南都:你结婚,粉丝都很唏嘘感慨,不少人哭了,为你高兴。

刘若英:也有人说……你怎么可以嫁。因为很多人都会去跟爸妈说,刘若英都没有嫁,你不要催我这样子。这个理由就没有了。我后来就告诉他们说,就跟你爸妈说,刘若英嫁得比较晚,所以还有几年。我真觉得有些人就注定适合一个人过,有些人适合两个人。

南都:大家说你宣布结婚的方式也很刘若英,就是简单的一句“是的,我结婚了”,也没有秀鸽子蛋啊……

刘若英:因为没有鸽子蛋啊!(大笑)

南都:一切都那么刘若英,好像没有什么能打乱你的节奏。

刘若英:我有时候会不会慌张或者乱了脚步?也会有。可是我在那个时候就会说,那我就累积一下,想想什么是重要的,终我会比较诚实地面对自己。比如他们说我过于低调,说你这样子不太适合演艺圈。因为演艺圈就是你要不断地曝光,你要有,那怕是坏,人家也会想到你什么的。有两种选择,一种选择是你去适应现在的演艺圈,你去学习它,然后你变成那个样子;另外一种选择是,你要有胆量说,我没办法适应,那也许我有一天会被淘汰,但是我心里面有没有办法接受这个被淘汰,这个也需要学习的。

南都:你觉得你可以接受?

刘若英:我尽量学习,起码两个相比下来,可能选择后者会让我舒服一点点。很幸运就是我低调那么多年,大家也就习惯了。有一天我突然高调,大家可能会说,她怎么了。就像我怀孕好了,我在没有公布的这三年,大家传了我十几二十次,可以开幼稚园了,可是没有就是没有嘛,我就说如果有了我一定会跟大家说,我又不是见不得人。所以就是有我自己的一个节奏。

南都:所以你是一个不缺乏安全感的人吧?

刘若英:其实我会没有安全感,可是我会去自己努力……因为我相信别人无法给我安全感。

南都:结婚后三年你都是深居简出,是一个什么状态?

刘若英:我工作了二十年,大部分时间是一个人说走就走,去拍戏可以几个月不回家,在不停地飞。以前人家来问我经纪人,她都不问我,一定是可以接工作,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放下,去接那个工作。有了家庭以后,我觉得刚开始需要很多的磨合。既然选择了,我就该为我的选择负。如果结完婚我还是在不停地工作,其实就不用结婚了。我们互相尊重,不完全是因为我自己觉得要稍稍地停下来,另外一个(原因)是,我觉得这两三年的娱乐圈已经有很大的改变。其实所有的乱世和盛世都是一样的,因为有乱所以有盛,它有颠覆。我认为现在娱乐圈的乱世和盛世是连在一起的,但是我想请问,你真的觉得这一年的好电影有以前多吗?是没有的。以前你一出手,会觉得好不容易拍个电影我得好好拍;现在不是啊,串这个串那个(注:指演员轧戏)……我在旁边就觉得有点跟不上这个节奏。既然跟不上这个节奏,那先停一停,调整我自己。调整好了我再追追看,追得上我就追,追不上就……

南都:慢调的生活,你会不会有很享受的一部分在里面?像听说你有去摄影论坛潜水?

刘若英:没有没有。潜水那个是我先生,拍个照不睡觉就在修片的那种。

南都:记得你以前说,你的标准另一半就是一定要相处舒服。但大家好像都忽略了“舒服”这回事儿,只关注了“富商”两个字。

刘若英:不过他不是富商,他只是“身负重伤”(大笑)。他也不是中医,(传的)全部都是错的,然后他也不是浙江人,不是物流公司的老板,也不是独子。你们一讲我就要出来澄清,我也觉得没必要,我只要今天澄清说他不是老板就好了不要再把奶茶和奶茶妹妹(混淆)……他们家就是非常单纯的一个家庭,父母都是老师。一开始说他是富商的时候,我觉得他很可怜,因为会给他压力。大家希望你嫁给富商嘛,我就说“没关系,我知道你身负重伤”。现在也就越来越无所谓了。

南都:好多朋友祝福你,他们都为你开心,是觉得你终于安定圆满了?

刘若英:我觉得我的朋友他们都没有觉得圆满,他们每一步都越来越担心。因为他们了解我就会觉得,啊,你结婚了,你会适应吗?然后等到适应了,就会啊,你要当妈妈了,你会适应吗?

南都:他们老是觉得你是小女孩吗?

刘若英:对。因为像我自己,以前演戏得奖,我说你得奖那一刹那并不是你突然就会演戏。结婚也是,小女孩突然长大了?其实也没有,只是说她必须长大了。所以我没有觉得我要有很大的变化。但是我觉得人生的圆满不是那一个阶段的成就,就像婚姻它不是一个里程碑,不见得每一个人一定要走到那一步。只是说我的人生经历更加丰富了。没到你躺下去的那一天,你都不知道你的人生会发生什么事情。

南都:所以当你要结婚的时候,对你而言是一个比较难的选择吗?

刘若英:是。就是到了那个时间,我想要试试看两个人过得怎么样。我想要为另外一个人负。

南都:他也给了你很多力量吗,在这个过程中?

刘若英:他有给我很多力量吗?(身旁的经纪人、化妆师齐声说:有!有!)他对我身边的人非常好,所以旁边的人都会替他说话。然后他是一个很直的人,因为北京人嘛,他愿意付出,我也是一个很直的人,我很怕扭捏的,跟他在一起你就会觉得你不用猜忌。

南都:北京男人还是有点不够“暖男”吧?

刘若英:对。他就是放不了隔夜屁的那种。(南都:汗,什么是隔夜屁?)就是他回来了,你就会知道他今天心情好不好,不要看到他,听到他声音你就知道了。我也是啊。他说要吃什么,我说随便,他就“我老婆今天心情不太好,那我们来吃个麦当劳吧”。我觉得人跟人之间不是你想象你会嫁给什么人,我也不去想。你就突然觉得这个人看顺眼了,那个时候你突然想结婚了。在那个时候,两个人都愿意为了对方而改变现有的状况。

南都:和大陆男性相处会不会觉得需要磨合,因为成长环境很不同嘛?

刘若英:我还好,可能是因为我是跟我祖父母长大,他们都是从大陆过去的,所以他们的一些生活习惯啊,观念都是比较传统的。

3个亾

奶茶孕事:“风声鹤唳,全民监督”

●很多东西都是一种冲动,在那个时候我就突然觉得我的人生想要换一种方式。因为我一个人过得很好,这么好,那两个人又会怎么样?如果还有一个小孩会是什么样子?

●我这一辈子没有无聊过,可是突然就在我怀孕的前三个月,我快无聊死了……原来无聊就是这样子的。

南都:演《半路父子》,你觉得做父母的感受是操不完的心,但你还是自己选择了做母亲,其实是早有准备吗?

刘若英:当然我觉得走入婚姻不一定要有小孩,就像不一定每个人都要结婚。很多东西都是一种冲动,在那个时候我就突然觉得我的人生想要换一种方式。因为我一个人过得很好,这么好,那两个人又会怎么样?因为我自己又没办法接受同居,所以那就结婚,然后和另外一个人相处。那很自然而然就觉得,如果还有一个小孩会是什么样子。我对于很多事情都是充满了好奇,这个好奇有时候是好的,有时候不见得是好的。但是,反正到了这边,你变成这样了,你就学习。

南都:准妈妈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刘若英:像我刚刚很热,想喝凉一点,(别人)说不能喝凉的;拿了一杯外面买的橘子水,说都是色素;昨天做运动,说你不能运动;我坐飞机来,说想喝个绿茶,因为医生说一天可以喝两杯咖啡因,不要超过,然后我说我想喝一杯绿茶,空姐说“你可以喝吗?那我泡淡一点好了”。我就说我现在风声鹤唳,全民监督。其实我非常知道我自己能吃什么,比方说我早上出门前,我觉得我的营养应该要有的,该做什么我都是会做的,不用太替我操心。那如果我真的没有那个福气,那就是没有那个福气。

南都:我们中国人对这事确实是非常谨慎的。

刘若英:我希望我能杀出一条血路。我就说很多人对孕妇的观念会有很大改变,就你还运动,你喝茶……我是经过了医生(指导),该小心的还是小心,可是不要过于迷信。我越来越觉得快乐还蛮重要的。我跟他们讲,我开心“它”(小孩)就会很开心。

南都:我觉得你状态挺好的,前两天你还在微博发运动的图。友都说,你要悠着点,不要那么猛。

刘若英:对,他们都好紧张。不用紧张,我挺好的。我觉得运动还是蛮好的,我没有做激烈运动,就是做滑步,或者是快走,不到跑的程度,四十分钟到一个钟头。因为我平常就有在运动,医生说我可以继续去做,只要不要跑啊,举重就行。

南都:身体好的人其实可以不用那么紧张。

刘若英:我跟你说,我前三个月都不出门,都是坐在那里。我整个人就是觉得非常的不好,水肿,然后你又不能跟人家说,你就闷死了。你不能运动,不能泡澡,然后人家说你要不要吃麻辣火锅,我会不舒服,喝杯酒,“我前两天胃不舒服”,说干脆不要出去。我后来觉得不讲,闷死自己,讲了呢被别人管死。我现在更有资格说,真的不管单身还是结婚,都很好,就像萧伯纳说的,反正你都会后悔。我的理论就是都别后悔。因为你如果抱着你都后悔的心情,那你永远都是抱着负面的情绪。我单身的时候没有羡慕任何一个人结婚,当然啦,我结婚了以后有时候也羡慕人家单身(大笑)。因为你结婚是往前走,再回到单身你是往后退,那个代价是比较大的。所以是不一样的心态。而且我是一个那么自我的人,所以我要学习的要比别人多。但是我会告诉自己说,发生的都是的。

南都:你现在基本住在北京吗?

刘若英:我两边住,台北多一点。

南都:所以后面的工作计划就是让自己停一段时间?

刘若英:对,必须要停。我再出来工作,大家七嘴八舌把我逼疯了。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喽,所以等明年再看,但是工作肯定是要回来工作的。我当然希望兼顾啦,很多人兼顾得挺好的,做一些很好的安排。

南都:正好,也许等你休养好了,市场上很多事情又开始返璞归真了……

刘若英:我也老了。反正你每一天只要好好过没有浪费,那就是一种生命的经验。我这一辈子没有无聊过。可是我突然就在我怀孕的前三个月,我快无聊死了,因为我也不能出去也不能运动什么的,原来无聊就是这样子的。然后那时候我耳朵因为我去打那个枪击就耳鸣,就开始有点老花,看书也不行,听也不行,我就觉得自己是个废人这样子。这些东西你当时觉得熬不过,但事后想想要我演一个无聊的人(也能胜任),很多东西都是一种累积。

南都:有时候你的生活打破,但你其实还是会回来的。回来以后就会有些成长。

刘若英:我觉得生活的重建这件事情是很有趣的,有些东西你就是要打碎它,然后重建,就像家里偶尔把家具换一些位置,你会突然觉得整个空间是不一样的概念。我觉得人生就是不停地在前进,那偶尔停一停也是挺好的,而且有时候停也不是真的停。我一直很喜欢四个字就是“厚积薄发”,就是说你真的积累到那个程度,你在发的时候也真的是发那么一点点。而现代的人都是,我一有积累,巴不得全世界赶快看到。可是你要知道,大家把你看深了的时候,反而有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是虚的;可是大家把你看得浅的时候,你心里面是饱满的,你会常常想:其实我还有,还够。这是老一辈教给我们的,也许不适用于现在,但是我相信它是一个亘古的道理。

谈新剧《半路父子》

“我希望观众陪我一起往前走”

他们负责“父子”,我负责“半路”

阔别电视荧屏八年,这一次她扮演的角色江欣却很不“刘若英”。张国立打趣说,刘若英在剧中和大叔谈恋爱,与女神形象告别;有个16岁的儿子,与偶像形象告别。刘若英不在乎,她告诉南都说:“因为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女神,我就是一个女演员。我觉得女演员可以走得比较长,女神常常被替换。”在拍《半路父子》的过程中,刘若英很愉快,她说每天收工回去泡澡敷面膜的时候都能笑出声来,每天早上又很期待去拍戏,她还没看过剪辑过后的成片,但她看重过程。

更有甚者,她还要在剧中被抛弃、再婚、被婆婆嫌弃、被儿子不理解,得绝症,去世。她开玩笑说:“《半路父子》他们负责‘父子’,我负责‘半路’。”当时手里也有以女生为主的剧本,她没接,接了个好像都在讲父子的戏,她有自己的盘算:“我这么久没有拍电视剧了,不想把自己压迫得很紧张。以前常常一部戏,900场戏大概有800场都有我。我觉得在这段时间不太适合。然后张(国立)老师跟我说一个月就能拍完,因为我这个角色到一半就死了。我觉得还挺好的,又可以学东西。”

中年题材,“我得往前走”

直奔中年题材,充斥家长里短,浸满人间烟火,剧情过于起伏跌宕……有些演员可能不喜欢这样的戏,有些会怕质疑洒狗血。但刘若英不在乎,她更在乎体验:“身为演员,我觉得没有尝试过的都可以去尝试。我当时演《粉红女郎》的时候,大家也觉得你文艺青年怎么会去搞笑。《粉红女郎》完了以后,我可能隔了三年就演张爱玲。之后,我就会去演《新结婚时代》,它也是一个很接地气的戏毕竟我也长大了。我觉得不能老停留在一个地方,观众能不能接受是一回事,但我得往前走。我希望观众陪我一起往前走。”

要和比自己大15岁的张国立扮演同学,还要恋爱结婚,对于这种不怕把自己带老了的选择,她也轻轻松松宽慰大家:“现在也有很多女人保养得挺好的……其实演戏,你只要演进去了,大家觉得你们俩真的是一对的时候,就不会那么怪了。”

华润悦府
东莞塑胶模具开模
云玺中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